终于
可以在床上
漫无目的的放松
就像撑子上的煎饼果子
自由的伸展 再伸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