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窗口 放了个屁
以为这样 就能放手所有的悲喜

于是乎 我若无其事的回到沙发
尽情享受着夏日里少有的静谧

但可恶的风 偏偏不让我得逞
像是前世的宿敌 终于抓到了我的把柄
他轻轻一吹 然后麻利的把所有的仇怨
硬生生的灌回了我的口腔和鼻孔

吼!该死的风,恭喜你偷袭成功
我竟被熏得热泪盈眶
怀疑肯定还有什么别的成分
是优柔寡断的哭泣 还是怅然若失的梦魇?

我这个坏女人 到底吃了什么
才会酿出这么悲惨的结局
风在那肆虐的狂笑
“你何止坏 你还愚蠢
愚蠢到甚至不知
究竟是因为吃坏了东西
还是因为在窗口放屁的决定”